欢迎来到书趣屋
书趣屋 > 都市小说 > 校花的全能保安 > 作品相关 第一百八十八章 几乎窒息

作品相关 第一百八十八章 几乎窒息

作者:老施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
《校花的全能保安》----网站启用了缓存,请将本书加入书架后实时查看最新内容

    88

    “新闻上看到你受伤了,所以过来看看。书趣 屋(www?shuqu wu?com)”许太平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周芝芸哦了一声,随后犹豫了一下,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光线从周芝芸的背后传来,打在周芝芸的身上,几乎要将周芝芸那单薄的身体给完全穿透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睡衣很大,很宽松,以至于在阳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一个有些孱弱的身形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伤者,但是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病人,而且是大病了许久的病人。

    “房间里有些乱。”周芝芸光着脚,腿裸露在外,很白,很干净,她转过身,背对着许太平,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太平走进房间,这是一个单身公寓,只有一个的客厅,然后旁边是厨房和餐厅,在另外一边是一个关着门的房间。

    客厅里放着一台不大不的电视,电视上有一个钉子,那里隐约可以看到之前有挂过东西,如果许太平没猜错的话,那应该是婚纱照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坐吧,我就不给你泡茶了,动弹起来有些难受。”周芝芸勉强的笑了笑,随后拿起遥控把电视打开,似乎只有多一些声音才能够让房间里的气氛不那么尴尬。

    许太平走到周芝芸旁边的一个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,然后问道,“怎么那么早出院?”

    “不想在医院呆着,我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。”周芝芸摇了摇头,随后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,道,“谢谢你来看我,我没想到你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方面是来看你,一方面也是过来处理一下郑白玉。”许太平道。

    “处理他干什么?”周芝芸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是因为你们结了婚,我不好意思找他报当年的仇,现在不同了,你被他伤了,我也就不用看在你的面子上了。”许太平直言不讳的道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周芝芸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许太平犹豫了一下,问道,“那天他找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欠了很多钱。”周芝芸道,“我没想到他会欠那么多钱,前些天他知道你女朋友帮我还钱的事情后,回来了,他找我认错了,然后把婚礼的礼金全部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许太平似乎想到了什么,道,“你原谅他了?”

    周芝芸点了点头,道,“我原谅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真是活该。”许太平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活该。”周芝芸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还去学校找你?还拿刀伤你?”许太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原谅了他,让他回来,但是没想到,他回来只不过是想要让我找你,让你去还他欠的钱。他让我找你,让我跟你哭诉生活的不容易,我不想那么做,所以我们陷入了冷战,我还把结婚的礼金全部拿回了家,他恼羞成怒,就去校门口找我了。”周芝芸平静的道,就如同是在别人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他还真想的出来。”许太平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以为你还是当年的那个你,那个木讷,不懂与人交往,总是被人欺负的你。”周芝芸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销案干什么?让警察抓他去啊!”许太平道。

    “毕竟我们还是夫妻,至少结婚证还都在,我不想他被抓。”周芝芸摇头道。

    许太平皱了皱眉,一些重话到了嘴边,但是终究没有出口。

    毕竟,没给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,你不是对方,你无法明白对方的所思所想,以及对方的所有感受,你就没有资格去评判对方的行为。

    站在旁观者的位置你或许以为自己看的足够透彻,可是,不是当局者的话,你怎能明白她的内心呢?

    “其实我没什么事,你不用来看我的。”周芝芸笑了笑,道,“只是一些皮外伤,他也只是一时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过,我不是完全为了你才来的。”许太平道。

    “都多少年的事情了,你也不要再和白玉计较了,太平,咱们是高中的同学,这么多年了,我没求过你什么事情,这一次,我希望你能够不要插手我们的事情,该怎么做,该做什么,我明白。”周芝芸道。

    许太平皱着眉头,盯着周芝芸。

    阳光落在周芝芸的脸上,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许太平站起身,道,“你自己看着办吧,就当我没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周芝芸感激的道,“你这样,至少让我觉得,我不是一个被人怜悯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许太平着,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忽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芝芸脸色微微一变,道,“他回来了,你赶紧躲一下。”

    许太平没有话,而是冷漠的看着门口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门被打开,满脸通红的郑白玉歪着身子从门外扭了进来。

    可以看的出来他喝了不少酒,浑身的酒气。

    “周芝芸,你,你给我把我的拖鞋拿…”郑白玉话到一半,忽然停了下来,因为他看到了许太平。

    许太平就站在客厅,看着郑白玉。

    “许太平,你,你怎么来了!”郑白玉好像看到宝了似的,一个激灵站直了身子,然后把脚下的鞋随便一甩,跑进了客厅,一把搂住了许太平的肩膀道,“太平啊,你可算是来了,可让我好等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赶紧走吧,他喝多了。”周芝芸着急的道。

    “谁,谁特么喝多了,我,我怎么喝多了?咱们的老同学来找我,你就我喝多了?你什么意思啊周芝芸?”郑白玉愤怒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郑白玉,我已经跟你过了,这里是我家,我家不欢迎你!!”周芝芸用一种近乎绝望的声音对着郑白玉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哦?哦!我明白了!”郑白玉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张大着嘴,松开搂着许太平的手,往后退了两步,指着许太平和周芝芸,道,“我总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你要跟我离婚,为什么许太平会帮你还钱,为什么你们俩现在会在这个房间里,原来…原来你们是狗男女啊,许太平,你特吗勾引我老婆,我,我要跟你拼了!!”

    “郑白玉,你乱什么?!”周芝芸叫道,“这跟太平有什么事情?他不过是过来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看你?你就穿着睡衣呢?你这个表子,我怎么就没想到你是这么个**呢,这么些年下来,连乃子都不给我碰一下,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骚,受伤了还跟情郎约会呢?也是,人家现在是有钱人,动不动就能够拿出来三百万,也难怪你看不上我啊,哈哈哈,周芝芸,你这个臭表子!”郑白玉大声的叫道,似乎生怕楼上楼下的人听不到似的。

    “郑白玉,你已经造了这么多孽了,我求求你,不要再这样了!”周芝芸双手合十,哀求道,“我求求你,就算你不放过我,放过太平也可以,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要让我放过他?那还不简单啊,给我三百万!”郑白玉着,看向许太平,道,“许太平,当年你不是喜欢周芝芸么?现在你有机会了,只要你给我三百万,我马上跟周芝芸离婚,我可告诉你,我跟周芝芸谈了这么多年,我连她乃子都没有摸到过,现在只要你给我三百万,你今天晚上就能在这里,在我们的婚房里干他,我保证不往外去,我也保证以后不会再纠缠她,你想怎么干他,你就能怎么干他。”

    “畜生!!”周芝芸浑身颤抖着,泪流满面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畜生怎么了?哈哈,许太平,给钱吧,给我钱,你就能睡到你当年的女神,多么划算的交易啊!”郑白玉面目狰狞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杀你,脏我的手。”许太平冷漠的走向郑白玉,道,“十年过去,我不是当年的我,你还是跟当年一样,是个人渣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什么?!”郑白玉慌忙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弹簧刀,对向了许太平。

    许太平忽然往前一个跨步,眨眼之间来到郑白玉的身前,而后飞起一脚对着郑白玉的肚子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郑白玉就如同是炮弹一样往后飞了出去,直接飞出门外,撞在了门外的走廊上。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一口血,从郑白玉的嘴里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太平走到门口,看着门外已经昏厥了的郑白玉,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,随后,许太平将门关上,回到了周芝芸的身边。

    周芝芸蜷缩在沙发上,不停的抽泣着。

    许太平叹了一口气,道,“以后这人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。不过我建议你还是还个地方,毕竟这里,有不好的回忆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为,为什么我的命就是这么不好?”周芝芸泪眼婆娑的看着许太平,道,“为什么我就不能好好的爱一个人?当年我爱上了你,你却离我而去,后来我好不容易接受了郑白玉,可是他却又是这样的一个人,为什么?”

    许太平的面色微微一僵,道,“我可不记得我们有过什么往事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,当年我抽到跟你礼物互换,是巧合么?”周芝芸满眼泪水的看着许太平问道。

    许太平看着周芝芸的模样,听着周芝芸的话,几乎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本书地址:https://www.shuquwu.net/10/10558/
    更多经典全本小说,尽在全本小说网 www.quanbenxiaoshuo.cc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